新乡一七旬老人被殴打致死 行凶者系官二代

本文由 编辑 于 2015-12-22 11:35 发布在  生活    

【核心提示】一个官宦子弟,依仗自己的父母、姑姑姑父是当地政府官员,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72岁的老农大打出手直至昏迷,最后老农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令人蹊跷的是,这名官宦子弟竟然没有受到刑事制裁,甚至连治安拘留的行政决议也被取消了。打人凶手“零问责”而逍遥法外,引发当地群众的热议。

祸起:违章建筑

2015年9月29日,家住新乡市红旗区骆驼湾新村的王敏特意在家门前换上了新的彩旗、红旗,与父母一起清理自家门前胡同的建筑垃圾,准备干干净净喜迎新中国成立66周年国庆的到来。

然而,因为邻居的建筑垃圾不让清理,而引发了一起命案。

事情还得从2015年春节后说起。根据当地土地和规划部门要求,骆驼湾新村社区自建房不能建设二层以上的建筑。所以,居民们建房均为二层楼房。唯一敢越雷池的是,王敏邻居王正江家在2015年春节后,竟然建起了三层楼房。按说,这是一栋标准的违章建筑,当地土地和规划部门却不管不问。

后来,居民们了解到,房屋主人是官宦之家。王正江是原新乡市凤泉区区委党校副校长,妻子王敏珍是原新乡市牧野区残联副主任科员,妹妹王秀霞是新乡市牧野区财政局副局长,妹夫牛守军(原新乡市市区河渠综合管理办公室主任、原新乡市公路管理局局长、原新乡市法制办主任)是主抓城建的新乡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为此,居民们怨声载道,即便是日夜不停的建筑噪音,也选择了忍气吞声。

然而,王正江一家却越发猖狂,将家中的盆栽花卉移全部到家门前的公共胡同里,长约5米,宽约1米。而且是故意摆在胡同中央。于是,本身2米来宽的胡同越发拥挤,行人来往都得格外注意,更不用说电动三轮车行走了。

说到电动三轮车问题,还有一段故事。王敏老家在获嘉县冯庄镇寺后村,20年前来到新乡打拼,成家立业,还开有一家招待所。为了尽孝道,特意将老父亲王朝合和母亲从农村接到新乡市区来住,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想不到的是,老父亲王朝合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怕父母腿脚不力,王敏给他们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图个出门方便。怕旅社吵闹影响休息,王敏特意在临近给父母租赁了一个院子,方便有个照应。这个临近,是紧挨违章建筑,与王敏的招待所一家之隔。

由于花盆的不合理摆放,王朝合夫妇骑着电动三轮车虽然小心翼翼,但还是碰倒过两次。王敏赶紧赔礼道歉,第一次买了一个新盆,第二次买了一个塑料盆。

长此以往,迟早不是办法。王敏怕父母为此生气,多次与王正江一家交涉,请他们把花移到墙边,结局是不理不睬。为此,在7月份,他们两家发生了一次矛盾冲突,双方争吵激烈。期间,王正江儿子王君满口脏话,王敏儿子上前阻止。王君和他在场的一朋友,欲上前准备打架,王朝合、王敏父子赶紧上前拉架。随后,王正江妻子王敏珍将王敏推倒在地,并将搂着她脖子的王敏左上臂咬伤抓伤。撕扯中,王敏父子眼镜均被弄烂,儿子上衣还被撕破。最后,邻居们将双方拉开,警方也随后赶到,双方冲突才得以制止。由于双方伤情轻微,在派出所录完口供,也就不了了之了。

违章建筑噪音污染,公共场所乱摆乱放。这一次冲突,引发了众怒。派出所民警、辖区民警、社区工作人员站了出来,也多次出面催王正江一家挪移花盆,不要影响邻居们正常出行,结局依然是不理不睬。

让王敏一家闹心的是不光是花盆乱摆乱放的问题,还有春节后建房时建筑垃圾,一直堆放在王敏家招待所门前胡同。

9月29日下午2时许,王敏和父母拉完第一车垃圾,折回拉第二车时,王正江、王敏珍夫妇出来阻止不让拉。

“我家门前胡同,你放的建筑垃圾凭什么不给清理,你不让清理,你就放在你家门口。”王敏责问。

王正江夫妇却说:“这是公用通道,不是你家的,我就放了。”

王敏父亲王朝合面对如此蛮横无理,说:“你家门口你占了,我家门口你也占,你也太霸道了!”

就这样,两家你一句我一句争吵了起来。这时,王正江儿子王君突然从家里跑了出来,二话不说,照着王朝合脑门就是几拳。

王敏赶紧上前,用右手搂住王君的脖子,用左手抓住王君的右手腕,用尽浑身的力气把他推到南墙根,制止王君继续殴打他72岁的老父亲。结果,王正江夫妇又继续追打王朝合。幸好门口邻居围了过来,把双方拉开。此时,王朝合头晕胸闷,瘫坐在地,气喘吁吁。

王敏妻子赶紧拨打了110、120。十五分钟后,洪门派出所民警和120急救车先后赶到。王朝合被拉到解放军371中心医院急救,经诊断头面部多发软组织钝挫伤,头痛、脑震荡,伴随有耳鸣现象。10月10日,王朝合不醒人事,转至重症监护室(ICU),2015年10月30日凌晨3时去逝。

警方:“凶手”无罪

事发后,王正江妹妹王秀霞、妹夫牛守军两口来到现场,目睹王朝合被120拉走。随后,110将王敏和王君带往洪门派出所,王秀霞也跟着去了派出所,与王君有说有笑,直到傍晚双方录完口供后,将王君接走。

在解放军371中心医院,王朝合医院治疗期间,派出所无一民警去医院录口供,询问被打伤情。打人者王君旁若无事,无人问津。

10月10日,王朝合病情严重,失去意识。10月11日,王敏告知了派出所,警方不管不问。10月13日,医院下达王朝合病危通知,亲戚们集体去洪门分局反映情况,分局领导躲而不见。又去新乡市市公安局反映情况,梁主任接待后称已通知分局,下午二点半分局王局长接访。到下午二点半,未见分局王局长接访。之后,又多次给市局、分局反映情况,希望追究打人者法律责任,结果无人理睬。10月26日,王敏将父亲王朝合被打住院到昏迷第一阶段的病历、CT送到洪门二中队队长赵家强手中,要求申请法医鉴定,遭到拒绝。10月27日医院主治医生说王朝合已无自主呼吸,建议放弃治疗。当天,王敏告知了洪门分局,仍未见洪门分局来人。10月28日,王朝合被带回老家保守治疗。10月30日凌晨3时去逝,早上8时,王敏将此事告知分局韩局长、马主任,要求法医鉴定,却没见分局任何回复。

10月31日下午,王朝合入棺成殓,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吊唁。傍晚时分,洪门分局才来人,让王敏签不同意验尸意见书。在全村父老乡亲,所有亲朋好友即将为父亲送殡时,家族们无法接受开棺验尸,王敏选择了拒签。11月1日下午,王朝合下葬。11月3日,王敏去洪门分局找赵家强队长,希望追究打人者刑事责任。赵队长说,在新乡乃至整个河南,根本就无法做医学鉴定。

王敏说,父亲死不瞑目,至死也未见警方对一个受害者的询问调查,至死也未见打人凶手绳之于法。

王敏还说到,10月13日当天他和亲戚们去洪门分局反映情况的当天晚上,洪门派出所才开始调查询问证人。而在第二天,证人就收到了王敏珍的电话威胁。

据一知情人士透露,王朝合被打当天,原新乡市法制办主任、现乡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牛守军就电话通知洪门分局“酌情处理”,于是打人者王君在洪门派出所无人问津。王敏及亲戚们到洪门分局、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后,牛守军用手机打电话给新乡市公安局某副局长,并发短信告知“不要拘留王君”,最后该副局长又指示分局领导“按牛秘书长的指示办”的“指示”,于是有了下面的结果。

2015年10月19日,新乡市公安局洪门分局作出新洪公(治)行罚决字【2015】017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王君行政拘留十五日的处罚。七日后,新乡市公安局洪门分局于2015年10月26日作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决定。

2015年12月12日,新乡市公安局作出了新公复决字【2015】15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撤销新乡市公安局洪门分局作出新洪公(治)行罚决字【2015】017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也就是说,王君殴打王朝合致死,只履行了七日治安拘留的行政处罚。而且这个治安拘留的行政处罚决定还是错误的,被新乡市公安局予以撤销,更谈不上刑事处罚了,成了一个“凶手无罪”的结局。

死者王朝合已被埋葬,打人“凶手”也被拘留释放。12月初,王正江一家终于把花盆移回家院。建筑垃圾却堆积如初,似乎在警示该事件尚未尘埃落定,王敏一家的丧亲之痛尚未明了。

从父亲王朝合被打至死至今,已近三月。医院治疗费用十余万元,丧葬下葬花费四万余元,全是王敏家人支付,至今也未受到打人凶手家人的看望和道歉。却被意外告知,王正江夫妇均有“轻微伤”证明,还有“证人”证明王敏才是打人凶手,王敏还即将要面对法律制裁。为此,正承受失父之痛的王敏,孤独无助,伤心无奈。

官宦子弟打人致死,就可以逍遥法外?请继续关注后续报道。(赵蒙  马昀)


发表评论:




网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