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款两亿暂渡危机 分享通信前路难测

本文由 编辑 于 2017-6-3 21:32 发布在  财经    


56cd2b6522239

被大笔欠款困扰已久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集团(以下称“分享通信”)终于看到曙光,在经过各方奔走后,终于筹到两亿元资金偿还了运营商的欠款。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两亿元是救命钱也是新债务,再加上尚未解决的股东问题与前景渺茫的市场环境,分享通信必须找到新的业务模式,否则,单单倚靠移动转售的业务将很难继续存活下去。

运营商欠款还清

据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透露,这两亿元资金是他在美国筹到的,资金到位后,该公司对运营商的欠款已经还清。对此,三大运营商都证实,在5月24日之前,分享通信涉及三家企业的欠款已全部还清。

北京商报记者就两亿资金的来源向蒋志祥询问,但由于他本人还在国外,所以并未得到答复。分享通信内部人士也表示不清楚来源,但明确指出这笔资金与该公司二股东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润伟业”)法人贾树森没有任何关系,截至目前,蒋志祥与贾树森之间的股东纷争问题还未解决。

前段时间,由于蒋志祥在微信朋友圈的定位一直在美国,所以有传闻称他已经“跑路”。不过,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和蒋志祥本人的证实,他去美国是为了筹款。

因为从去年就开始欠款,中国联通一度对分享通信发起诉讼,要求对方在5月5日前还款。不过在法院的调解下,分享通信将联通的还款日期从5月5日宽限到5月30日。据知情人士透露,达成和解的另一方面是,5月4日下午,分享通信与中国联通结算了4000万元欠款,最终联通才决定,暂时不会进行用户回收、拍卖或是转换,但要求分享通信在5月底前结清欠款。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筹款从5月4日开始陆续到位,当天还了联通4000万。

随着两亿元筹资的到帐,分享通信的欠债危机暂时被化解。根据蒋志祥的说法,该公司筹资款将用于偿还债务并维持公司的正常的运转。

股东纷争待解

虽然运营商欠款已经还清,但根据分享通信内部人士透露的消息,该公司的其他欠款并未还清。用他的话来说,这两亿元资金又是一笔新的欠款。

分享通信3月份提供的一份“关于召开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动会议的通知”显示,分享通信当时对外欠款急需支付约1.64亿元,其中,欠三大运营商的款项达到 1.3亿元,也就是说,除了运营商欠款,还有3400万的欠款。

此外,蒋志祥与二股东贾树森之间的股东纷争还存在。蒋志祥表示,双方之间的股权问题将另行解决。

自从开通移动转售业务后,分享通信就一直是负债经营。去年10月,资金问题愈加严重,蒋志祥多次寻求贾树森的意见,想要引入第三方股东,但都被拒绝,以致分享通信欠款越积越多。在交涉未果后,蒋志祥又向天润伟业多次发函,表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困难,要求天润伟业前来协商,但一直没有得到积极答复。

今年4月,贾树森终于现身分享通信,与蒋志祥进行了私谈。双方谈判过程极为激烈,贾树森方提出两种方案,一是蒋志祥出资1.5亿元收购贾树森49%的股份,前提是需要审计;二是蒋志祥支付2亿元购买贾树森的股份,该方案无需审计。

蒋志祥此前也提出过几个解决方案,但由于双方的利益冲突,直到现在也没有达成一致的协定。此前,按照“分享通信集团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所显示的信息,分享通信提出的解决方案为,引进“特许合伙人”总资金2亿占分享通信40%股权,或分两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每家投资1亿元,各占该公司20%股权并参与公司决策;引进一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投资1亿元占该公司20%股权并参与公司决策,现股东天润以借款形式贷给集团1亿元,贷款按年化收益10%计算;现股东蒋志祥和天润分别向集团以同比例增资1亿元,股东天润先增资1亿暂可占集团60%股权,待股东蒋志祥可在一年以内增资1亿元后保持现有股权结构不变(蒋志祥51%,天润49%),期间股东蒋志祥主导集团公司决策权和经营权并拥有一票否决权;公司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

天润表示,不论分享提出的方案还是己方的方案,无论是增资还是退出,都涉及股权变动,涉及关于现在分享的估值金额。天润作为分享的股东,已经有段时间完全不了解公司情况了,需要进行审计了解公司现在的情况,才能有关于分享现在价值的判断,才能给出明确答复。而蒋志祥表示,由天润主导的财务审计去年12月刚刚进行,不存在天润不了解公司情况的问题。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认为,股东纷争不解决,分享通信的资金问题还会出现,这就像是埋在身体里的一个“毒瘤”,随时可能病变。

虚商前景不明

除了分享通信自身的问题,该公司所处的移动转售行业也没有一个相对明朗的前景。

2013年底开始试点以来,全国共有42家企业获得试点牌照,其中分享通信更是首批获得移动转售牌照的虚拟运营商,也一度被市场所看好。但在经过几年的发展后,尽管虚拟运营商用户规模不断增长,其业务模式却一直不够清晰。

当初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是因为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垄断整个国内电信市场,扶持民营资本实质性进入基础电信领域,是为了增添电信市场竞争活力。然而,试点牌照颁发后,多数虚拟电信运营商纠结在“批零倒挂”的问题上,无法盈利。

所谓“批零倒挂”,就是指基础运营商给虚商和用户的价格不同,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但虚拟电信运营商不得不依靠批发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卡号来经营,因为其没有骨干网络。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这是导致颁发试点牌照三年来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处于亏损状态的重要原因之一。随着基础运营商在提速降费上的力度不断加大,虚拟运营商与之相比,更没有优势可言。

此外,虚拟运营商号段被不法份子滥用和从事垃圾短信传播以及通讯信息诈骗的问题,使得工信部对其监管力度加强,这让盈利模式单一的虚拟运营商举步维艰,尤其是分享通信这样将转售业务作为主业的公司。

 一直以来,分享通信都坚持做个性化品牌,独创“绿·集·享·连·尚”五大平台品牌,也尝试走高端化路线。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分享通信做个性化品牌的方向是可取的,但该公司并不适合做高端用户市场,因为分享通信没有足够的资金长期维护品牌,高端市场也是“批零倒挂”最严重的领域。

“目前来看,分享通信虽然暂时渡过了难关,但也只是恢复号码的运营。在整体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该公司必须想办法开拓新业务,找到真正能够为公司输血的新路子,否则,越积越多的欠款加上难以解决的股东矛盾,分享通信将很难再继续走下去。”洪仕斌坦言。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手机访问RSS留言建议关于本站联系方式Sitemap